好咸啊

没有的哦

观剧体验(有剧透,慎入)

昨天傍晚六点的时候看完的无间双龙,到现在还有点意难平。

结局的时候,完全就是懵了。

直到龙哉中枪我还很乐观,没关系嘛,龙哉之前中枪,从二楼跳下来,还一副可以走十里路的样子,去医院就救回来了。龙崎带龙哉去了乐园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,喂喂,龙哉还可以救一救啊,你们刚刚还在屋子里说了那么多废话啊,浪费这么多时间,难道不是不急不急反正能救的意思吗,为什么要来这里??最后结局美月跪地哭泣的时候,我也在一片懵逼中,汪的一声哭了出来,内心愤怒地大喊大叫,天堂的蛋包饭就这么好吃吗???!


(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我会HE的错觉。


意难平是意难平着,但是最后多多少少还是理解了。龙哉已经没有中了枪也要强撑下去的理由了。他要坚持,他要逃,因为还有未竟之事,他还有活下去的理由。

可龙哉大概早就已经很厌恶这样偏离正道的自己了,他一直是这样平静无波的样子,一直是这样冷酷无情的样子,好像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愧疚(虽然我觉得没什么好感到愧疚的),但他一直是一个正直又温柔的人。

而现在他已经放弃复仇了,已经不需要决不能死的信念了,为了回头,为了结子,为了郁夫,他不能再继续了。

那可是你的弟弟啊。天知道二十年的静心筹划,承受那么多绝望,龙哉是如何放弃的。

我现在又矛盾地觉得,或许只是因为生理原因所以是死亡结局吧,毕竟他这么放不下郁夫。

不过问龙哉,结子和郁夫哪个比较重要,简直就像问你妈和我掉水里了你救谁一样无理吧XD


郁夫的话,其实好难说啊,虽然是龙哉一直在黑暗里,但其实会疯狂的一直是郁夫。(我会说我被toma瞪大眼睛的样子吓到了吗,日本演员真的完全不怕崩表情的,颜艺得好拼命)

向往靠近美月的是他,面不改色撒谎的也是他。

犹豫不决的是他,把枪指向弟弟的也是他。

他是真的能狠的下心。

郁夫和龙哉是不一样的,他和光靠得那么近,美月啊,课长啊,都愿意把爱和信任给他,他一直是有的选的人,但他还是选择了继续往深渊里掉。或许还是太迟了吧,他已经在阴影里和龙哉一起太久了,就算安稳唾手可得,他也宁愿拥抱黑暗了。

他们是对方坚持正义的理由,也是堕向深渊的推手。


可我就是爱他们如此相似又背道而驰的样子。


之前一直在思考,龙哉和郁夫是不是爱呢,毕竟龙哉这么爱结子老师,郁夫和美月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。想了一下是的吧,在面对郁夫的时候,龙哉一直是保护者,主导者的样子,他让郁夫不偏不倚走在正邪之间,但他其实也在依靠郁夫,让自己不要走得太远。美月说会照顾好郁夫的时候,龙哉在嫉妒,他说那就要拜托你了啊,不甘又嘲讽的语气,我实在是不能不多想!!!

还有郁夫在结尾酒吧里常常提到美月时,龙哉的样子,是嫉妒的怀疑的,怀疑郁夫的信念动摇了,还总是说如果碍事的话,日比野也要处理掉,也一直有怀疑美月爸爸,还总带着一丝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的意味,嘤嘤嘤,段总是什么神仙霸总。

然后郁夫的反应也是紧张地立刻表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,啊,这是什么丈夫怀疑妻子出轨的甜蜜桥段。

美月在火灾的鬼屋里问龙哉的时候,问话也是很神奇,你是郁夫的什么人。???正常的话都会默认觉得是朋友兄弟之类的吧,哈哈哈哈,这个问法,莫不是感受到了什么。


其实是不是爱情都没关系了,他们是不可分离的是共生体,衔尾龙的比喻真的特别特别好,虽然不一定是爱情,但一定是爱。好像我很多喜欢的cp都是这样。


说到美月,美月真的是我见过最惨的女主角之一了,要独自面对母亲慢慢离世,既讨厌父亲的无情,又想要被爱,但是她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坚持的正直,她是能原谅别人,也是能原谅自己的人,她那么包容那么好,一定会幸福的吧,其实郁夫和美月之间的感情我也很喜欢。日比野检察官死后,他的公文包打开,里面是棉花糖,大福,鲷鱼烧,这是全剧我第一次掉眼泪的地方。



还有deeptown,凉子姐姐,课长,啊,大家都好好啊。

结局看得很难过,但是想想也算另一种圆满了,不管是龙哉还是郁夫其实都无法面对偏离正道的自己吧,在天堂还能吃到结子老师的蛋包饭真是太好了。(其实还是觉得有一点牵强XD)

很喜欢这部剧,是一个有力量感的剧,角色非常丰满,大boss的故事集狗血之大成。整部片子充满了日式的感觉,有一种黑暗的美学,但是不知道是太凌乱了还是怎么得,总觉得可以更好看。总而言之,好喜欢好喜欢这个剧啊,虽然结尾真的是当心一枪。听说了漫画结局不一样,好想看鸭。


维修师爱德华多和他的小机器人(四)

傻到上一章打错tag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3.

Wardo,

    我到东海岸了。我的机体没有出什么毛病,我想这说明适应得不错。希望你没有还在生我的气(其实我希望你能来)。六月已经过去了,院子里右侧第二排的花是时候搬到屋里了。西海岸那边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?Charlotte小姐和Vincent军官结婚了吗?希望尽快收到你的回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rk

 

 

 

14.

Mark,

尽管适应良好,但是还是要注意身体,即时补充能量(不可以喝红色饮料)。出门的时候要跟着达斯汀,如果有什么问题,一定要写信告诉我。我这里一切都好,花儿们到了秋天总是要谢的。我并没有那么生气,但近期还是不会去东海岸。Charlotte小姐和Vincent军官决定在十一月结婚,其他的如你所说,在西海岸的小镇,日子总是很平静。安顿下来了的话,告诉我新的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duardo

 

15.

Wardo,

    人们很喜欢我的发明!我真的非常开心,多希望现在你能在我身边啊。我也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,我很抱歉,但那都不是你的错,请别再为此难过了,你是最好的人。我的机体有些损坏了,已经换了新的零件,使用上没什么不同,不要担心。我的新地址在诺顿大街58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rk

 

 

16.

又一天,爱德华多着急地出门查看邮箱。马克往往在月末给他来信,所以月末的那几天总是使人又期待又焦急。

这一次的信件,或许是由于糟糕的天气,已经迟到了快一礼拜了。

石竹要六月才会开花,屋子里的水仙已经长出花苞了,考虑到色彩,明年或许还是买一些黄水仙比较合适,迎春的枝条还可以卖个好价钱,最近天气不好,要早一点做完这些事。他心里盘算着,打开信时,才发现这次的寄信人署名是达斯汀。

 

Dear Eduardo,

    虽然很想先寒暄几句,但是情况有些紧急。希望你可以来东海岸一趟,我觉得马克的状况有点不太好,我猜是他劳累过度了,维修师们说,是他的铅心磨损了,这很奇怪,很少有人用铅做心,他们都没有办法,你应该会比他们更熟悉马克一点。

邮局告诉我,近几天天气不好,又撞上了修路,信件会迟一点到达,如果两个礼拜后没有收到你的回信(顺道一提,今天是24号),我就把马克丢上去西边的商队,给你送过去(事实上,他总觉得自己很忙,并不想被我赶去西海岸)。

我还要在东海岸帮他处理事务(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),不能和他一起去你那里,但他一路有随从陪伴,我想不会出什么意外。

希望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incerely yours,Dustin

 

爱德华多忧心忡忡地放下信,掀开日历,今天已经是新的一月的三号了,再寄信回去肯定超过两星期了。

黑云压境,远处的树林里,鸟儿们慌乱鸣叫,四处奔逃,大风吹过他的院子,花儿们个个哀戚不已,爱德华多不想太悲观,但是这样的天气实在令人忧虑不安。

他只能在心中替马克祷告。

 

 

17.

23号。爱德华多终于还是坐不住了。

现在距离达斯汀上次的来信已经大半个月了,再怎么慢,从东海岸到伊勒尔城,20天的行程也总该到了。

他从三天前就开始频繁光顾邮局,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“叮咚——”他又一次怀揣期待推开邮局的门。

“你好,请问——”

“是你啊,”整理信件的女孩都认得他了,“今天有你的信,给你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爱德华多感激道。

女孩摆了摆手又回到橱柜后面给邮件分类去了。

 

爱德华多看着信封,信件的署名上仍然是达斯汀,这让他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

Eduardo,

我必须向你道歉!上帝啊,我应该跟着马克一起去的。

商队在途径西比尔城的时候遇到了强盗,请你一定要冷静,马克并没有受伤也没有被带走。他们抢走了商队的货物和马匹,很可能不到伊勒尔城商队就会用完物资。你不要太着急,我已经出发去西比尔了,你在那边也多留意一下伊勒尔周围的情况。

真的非常抱歉。我一定会把马克找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Dustin

 

爱德华多沉默着收好信件,走出邮局,顶着暴雨去打搅了城东的阿斯特骑士家,拜访了城南的莫顿领主,会见了城西的农场主普杰斯先生,还找到了养着大猎犬的老猎人约翰,请求他们在伊尔顿城周边帮忙寻找马克。

直到天黑他才赶回家里。

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和被大风吹折的石竹水仙迎春,他的花儿们,断了线似的泪水终于从他眼眶上坠落下来。

上帝怎么能让他的小机器人,他的男孩受这样的苦呢?他那样天真可爱,稚嫩纯粹,又怎么该经历,怎么去承受这样的苦难呢?

 

18.

整整三天里,爱德华多都没有心思去收拾荒芜泥泞的花园,时不时望向窗外希望能有谁带来好消息。

他沉默又绝望地在月亮升起时关上了窗,萤火虫们被拒之窗外。又是没有消息的一天。

他得自己去找到马克。他想。

回到工作台,带上放大镜,他需要工作来保持清醒。

 

“啪嗒”突然之间,小院的门发出了奇怪的响声。

爱德华多疲惫地抬起头,连放大镜也没有摘下来,拖着被机油沾染的工装开了屋子的门。

漆黑的院子里萤火虫飞舞在折断的花枝之间,穿过窄窄的,泥泞的小径,破旧的小机器人一摇一晃地向他走来,“咔吱”,“咔吱”。

爱德华多呆呆地站在原地,手中的扳手,螺丝稀里哗啦落了一地。

身后昏黄的光线变得温暖,他一把抱住扑上来的小机器人,亲吻他的头发。

铅铸的心逐渐完整柔软。

 

他的小机器人受尽苦难,破旧损坏,但没关系,只要一个拥抱,小机器人就可以被修好。

 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居然写完了。

感谢马总,我梦里都在念完成比完美重要。(bushi

然后里面的地名人名都是瞎写的,翻个书看到什么写什么那种。铅心是快乐王子的梗。

这个虚假童话本来是有一天上课,迷之教学的外教说写一个喜欢的歌词,然后写一段文章。

那几天刚刚很喜欢Coldplay的fix you,然后就突然想到了坏掉的小机器人摇摇晃晃穿过田野,萤火虫带它回家,路的尽头有破旧的小屋和爱德华多,只要他一个拥抱,小机器人就能被修好。

就突然很想搞这个梗,可是写着写着就跑偏了,童话风逐渐消失,越来越ooc。

不过写完了!我居然,写完了!就很开心。再一次感谢马总。


维修师爱德华多和他的小机器人(三)

ooc!ooc! 

默念了好久马总说的,完成比完美重要,觉得还是该写完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7.

每年一到六月,西海岸的天气就阴晴不定,一时狂风暴雨,一时晴空万里。今年也是一样,大雨淹没了整个伊勒尔城,狂风掀走了大家的屋顶,随后迎来三日的曝晒,同时到来的,还有海浪和成群的白鸥里东海岸来的船队。

 

爱德华多踩着梯子,用榔头敲敲打打,马克正给他递一块木板。汗水很快濡湿了他脏兮兮的工装。从某个方面来说,太阳和雨水有着同样的功用。

“Eduardo——”远远的传来一声呼唤。

爱德华多惊喜地回头,擦了擦汗,利落地跳下木梯。

远处的人大笑着跑过来拥抱他。

感谢暴雨和狂风,提前带来了他的朋友达斯汀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我要到北方去寻找约克家族的小女儿,顺道过来看看你。”

达斯汀来的时候头上停着一只高傲的白鸥,此时扑棱着飞到马克旁边。

他走过去,绕着马克走了两三圈,惊奇地问:“这是你的小机器人吗?”

“我记得你不是很想要一个照顾你的小机器人。”

“这是Mark,”爱德华多牵起他的手,向达斯汀介绍,“他可不仅仅是照顾我,他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机器人。这是我的朋友Dustin。”

“你好,Dustin。”小机器人脸上还带着被夸奖后憋不住的小骄傲。

“你好呀。”

 

爱德华多邀请达斯汀去屋里喝茶。

“所以你是真的再也不回东海岸了?”

“不回去了,”他摇摇头,“西海岸这里环境很好,我过得很开心,偶尔兴起干干老行当。”

达斯汀推开陈旧的窗户,对着满院的鲜花吹了个口哨:“现在我相信你过得是很好了。可惜这里没有飓风。”

他想了想又说:“还是东海岸适合你。”

东海岸席卷而来的飓风,阴雨连绵的天气,人们眼神口舌之间的刀锋,比金子还要昂贵的土地,那才适合爱德华多。他会轻而易举将军掉那些又老又顽固的老贵族,金银财宝像网中的鱼儿被他玩弄指尖。

而事实上,就在几年前,爱德华多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

 

 

8.

爱德华多不觉得自己在操控金钱,他只是偶尔救助快要倒闭的商店,换取几分盈利,偶尔赠送一些粮食给远道而来的商人,交个朋友,以及预测一下天气,提前准备储备粮以防万一。

他实在喜欢这些。

有一年,东海岸的飓风吹倒了大片大片的庄稼,也吹倒了不少大农场主。富人们怨声载道,穷人们饥饿致死。多亏爱德华多提议收购粮食,萨维林家逃过一劫。

粮食被抬高了价格,萨维林家也理所当然地涨价,顺便收购了一些倒闭的农场。到最后,整个坎特伯雷城里,只有萨维林一家还在出售粮食。

 

不知什么时候,流言四起。

粮食的高价害死了我的孩子。有人说。

爱德华多·萨维林提前收购粮食,萨维林家现在肆意抬价。人们说。

求你们救救我们。也有人这么说。

是他带来了灾难。人群聚在萨维林家的大门前大声呼喊。

 

爱德华多茫然地站在窗台边,偷望愤怒的人群。

他像个不经世事的小国王初见饥饿和病痛的折磨,在人群的激愤和祈求面前握着他的权杖不知所措,皇冠摇摇欲坠。

 

人们在知道真相的时候,也不会总愿意做正确的事,他们只是需要去责怪些什么,好减轻无能为力的痛苦。所以去一个人少一些的地方吧,去西边吧,离开这里。

 

 

9.

“天哪,”达斯汀兴冲冲地闯入工作室,“Wardo,你知道Mark的小发明吗?”

马克跟在他后面,从门框边探出头来。

“你要知道人们,东海岸的人们会爱上这个的。”达斯汀激动地舌头都不灵活了。

“什么?万花筒吗?”爱德华多从工作中挣扎出来,“是的,这确实是一个很棒的发明。”

达斯汀抱起马克在半空中转了个圈,玩笑地说:“要不是你是爱德华多的小机器人,我可真想带你去东海岸。”

“为什么是小机器人就不能去东海岸了呢?”马克睁大眼睛问。

两个大人面面相觑。

“呃,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是Eduardo的小机器人呀,”达斯汀蹲下去摸摸他的小脑袋,“不可以离开主人的。”

“Wardo也去东海岸不就行了?”马克拉住爱德华多的袖子,仰起头看他。

小机器人很少有恳求他的时候。

“…不。”即使是心软,爱德华多还是拒绝了他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很抱歉,但是Mark,我不会去东海岸的。”

爱德华多走出工作室,拿起蓬壶,为他的姬瞿麦洒上晶莹的水珠。

他的表情又像那天那样了,微微笑着,却看不到一点天真快活。

马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。

 

 

10.

“Wardo,我想去东海岸。”马克一本正经地坐在床边说。

爱德华多替他整理好枕头和被子:“唯有这一个愿望,是我无法替你实现的。”

他边说边把马克塞进被窝,掖好被子。他总是喜欢这么做,尽管小机器人根本不怕冷。

“睡吧,晚安。”

“不!Wardo,你不能这样什么都不说就拒绝我。”马克阻止他吹灭油灯。

“东海岸不是你想的那样繁华美好的,和这里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可是人们都住在那里,何况,那里不是有你喜欢的飓风吗?”

爱德华多听到飓风却拒绝地更加坚决了:“总之,我绝不会去东海岸。”

他说得太过不容置疑,马克赌气地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:“就算是你不去,我也要跟Dustin走!”

“这太离谱了,Mark,你不懂得照顾自己,东海岸那么冷,你的消耗会增加,机体也会加速损坏。”

“可我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,在村庄里也是整日消磨时间,这么无聊的日子,你乐在其中,我却不喜欢,不,是太讨厌了,我太讨厌这里了!”

爱德华多不再说话了。

原来马克是厌倦待在这里的日子的。

 

 

11.

爱德华多无心修理零件,对着窗台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自从那天他已经好久没和马克说话了,小机器人早出晚归,不知在忙什么,常常只留给他一个匆匆而过的身影,他还把他的枕头抱回了箱子里,晚上也不和爱德华多一起睡了,像是要和他冷战到底。

“或许你应该允许他去东海岸。”达斯汀建议道。

“不,他需要保护。”

 

 

12.

直到达斯汀回航前夜,爱德华多才终于妥协了。

他又重又响地敲开达斯汀的房门,顶着过度工作造成的黑眼圈,脸色苍白,看起来不太好。

“带他走吧。”他说。

 

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,达斯汀和小机器人就离开了,马克给了睡梦中的爱德华多一个亲吻。

爱德华多不久就醒来了,工作室里马克的箱子已经消失了。

他披上晨袍,在院子里远远地望见遥远的海滨起航的船队。那些一模一样的船只里,有一只是不一样的,那里有他即将远航的男孩。


tbc.

维修师爱德华多和他的小机器人(二)

垂死病中惊坐起,想起上次没打tbc.(突然押韵(不是

——————

4.

“你好呀,我是你的主人爱德华多。”

小机器人冷淡地看了爱德华多一眼。

“…你会说话吗?”爱德华多发愁地问。

“没有小机器人不会说话。”马克说着从箱子里爬出来。

他个子小小的,大概只到爱德华多的大腿,穿着短袖和背带短裤,有一头柔软蓬松的棕色卷发,像西海岸那些奔跑在大街上放风筝的小男孩。

“那你会做家务吗?”

小机器人看了他一眼,一声不吭地去够高高的桌子上的空瓶子。

不知道是不是爱德华多的错觉,小机器人的眼神里有些轻蔑和不满。

他个子实在是太矮了,只能踮起脚摇摇晃晃地去够那个瓶子,他把手伸得长长的,憋红了脸,可是还是差一点点。

“不不不,你不用这样,”爱德华多托着小机器人的咯吱窝把他抱到了桌子上,“我是说,你不喜欢的话,可以不用做这些事。”

马克惊奇地看着他。

“你看,”爱德华多拿起那个空瓶子扔进垃圾桶,“我自己就可以打扫卫生。”

“我叫Mark。”马克紧绷绷地说。

爱德华多温柔地笑了笑,把小机器人的自我介绍归类到了示好。

“你平常喜欢做什么呢,或者说,你擅长什么呢?”

“我会说很多语言,我还能记住所有花的名字,它们喜欢的温度、阳光和水分,当然啦,我还会计算。”小机器人骄傲地说。

“哇,你真是太聪明了,你一定是所有小机器人里最好的那一个!”他的主人真心地夸奖道。

爱德华多托着腮,眼睛亮晶晶的,盛满了星星的光,质感和甜度像他的话语一样甜美动人。

小机器人的脸腾地红了起来。

他的新主人好奇怪呀。

 

 

5.

说实话,半夜醒来发现房门大开,门口杵着一个一动不动的黑影还是很可怕的。

爱德华多点着煤油灯,迷蒙的光影里站着抱着枕头的小机器人。

“Mark,你站在那里做什么?”他半梦半醒之间的口音含混又柔软,透露着异国他乡的迷人气息。

小机器人紧紧攥着他的枕头,抿着唇。

“我当然不相信鬼魂什么的,就连炼金术也无法支持它们的存在,但是我的箱子合不上,我不想睡在又冷又黑的地方。”

“Wardo,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”越描越黑的马克决定一步到位。

爱德华多弯了弯眼睛,在自己旁边腾出地方:“好啊。”

马克熄灭油灯,爬上床,自然而然地蜷缩进爱德华多温暖的怀抱里。

轻纱般的月光照进昏昏欲睡的小屋,安静的夜里能听见风的声音。

在休眠之前,他悄悄地在爱德华多的额头上印了一个晚安吻。

 

 

6.

有时,有时是指一个月里有这么两三天,爱德华多想拿起螺丝刀,打开小机器人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。

不是说马克有哪里不对,他和他自己说的一样聪明,甚至连爱德华多深深担心的他和邻居们的关系他都做得很好。小机器人马克深得姑娘们的喜爱。

但他爱喝红色饮料!

是的。就是那个为小机器人们所深恶痛绝避而远之闻之色变的红色饮料。

一般来讲,小机器人们只会在不得已需要长时间运作时,才会勉强喝一点点红色饮料,毕竟它对机器人的寿命没有好处,可是马克几乎天天都在喝。

爱德华多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他有什么消耗能源的要事要做。

这不能怪他,他几乎是天昏地暗地在工作台前忙碌,修理坏掉的机器人。自从有了马克,他的花园和店里的活都轻松了太多,以至于他太过投入工作,反而忽视了马克。在他印象中,马克要不是在他身边翻看炼金术的书籍,就是在柜台招待客人。

 

直到有一天,爱德华多工作时,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花园。那比冷冰冰的工作台好太多了,他推开窗,窗帘轻盈地抚摸过他的脸庞,风带来远方海水的味道,姑娘们的笑声也越过花园的栏杆,蔓延的野玫瑰,高高的杂草飘进了窗台。

不,好像不只是姑娘。

“那有什么,我还知道另一件事呢。”

远远地,爱德华多听见。他打算出门看看。

……

“不,Mark,求你别说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

“为什么不说呢,好Mark,你就告诉我们吧。”姑娘们纷纷调笑道。

“……我从万花筒里看到了正在约会的Charlotte小姐和Vincent下士在约会。”

此起彼伏的“哇哦哇哦”的起哄声里,Charlotte小姐羞愧的捂住了她的脸,轻轻啜泣。

“Mark!”终于明白他们在做什么的爱德华多忍不住喊道。

马克想举起他的魔术万花筒,兴奋地向他的主人炫耀他花了好几天的伟大成果,得到爱德华多的表扬,可是爱德华多责怪的眼神吓住了他。

“姑娘们,晚霞都要回家了,明天再来吧。”

在爱德华多的要求下,女士们终于像一群雀跃的小鸟那样叽叽喳喳地回去了。

“Wardo, did I do something wrong? ”小机器人委屈地问。他小小的身体在晚霞里看起来有点孤单。

爱德华多看着他低垂下去的卷发,又不忍心责备他,只好蹲下去摸摸他的头:“人们不能把别人的秘密公之于众,他们会感到难过的。”

“可是Charlotte小姐和Vincent军官之间并不是什么丑闻,我告诉了其他小姐,她们就不会去打扰Vincent军官,也不会受到被拒绝的痛苦了。人们只要能知道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,就可以更多的互相理解。这样不好吗?我以为你会喜欢我的新玩具的。”马克拉住了爱德华多的手。

爱德华多久久地凝视着他,叹了口气:“这真是很好的想法,Mark。”

“可即使是明白了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,很多时候人们也是不能互相理解的。还有些时候,人们拒绝理解,拒绝做正确的事。”爱德华多牵起马克的手走向他们的漆黑一片小房子。

“可是我的发明确实能造就不同,不是吗?”马克抬头问他。

爱德华多打开门,点上煤油灯,把晚霞和落日关在门外。

“是的。”他说。

他是笑着说的,可他连眼睛都没有弯起来。

马克不明白为什么。

tbc.

维修师爱德华多和他的小机器人(一)

1.

硅,陶瓷,冷调红色的不那么甜的色素,蛋白质,湖底捡到透明蓝色石头……

那要用什么来做它的心呢?

年轻的炼金术师从乱糟糟的工作台上摸出一块铅,对着晃眼的光线细细地端详它。

他心烦意乱地把铅心丢开。

多么万中无一的巧合,铅心高高跃起,在铁柜上打了个滚,失衡摔落下来,气势汹汹撞向椅子,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打落在地,晃晃悠悠跑到了炼金阵的中央。

于是砰地一声,荒野一声巨响,小机器人马克扎克伯格横空出世。

 

2.

六月里,即使是北方小镇,骄傲的花儿们也争相盛开,在柔软的日光和微风里卖弄风姿。野玫瑰繁盛铺陈在孱弱的绿地上,入侵了爱德华多的小院,而爱德华多正忙着侍弄他娇贵的姬瞿麦。

远远的传来清脆的自行车铃声。

“是萨维林先生吗,有您的快递,请签收。”快递员隔着木栅栏喊道。

“麻烦你了。”爱德华多接过又大又沉的箱子,看着快递单深深叹了口气。

这是这个小机器人第7次被退回来了。

爱德华多是一个机器人维修师,住在沿海小镇,经营着一家出售机器人的小店铺。他有蜂蜜颜色的小鹿眼睛和蜂蜜味道的甜蜜笑容,这为他招揽了不少的客人,但这位来历不明的少年深入简出,唯一的爱好是飓风,吓走了好大一群脸红得像苹果似的娇柔少女。

此时,他正抱着装着不受欢迎的小机器的箱子,走过后院歪歪扭扭的小径,绕过缠人的玫瑰们,进入他昏暗脏乱的工作室。

这太不应该了!人们喜欢小机器人。这些能干又可爱的小人无所不能,有的会干家务,有的会照顾婴儿,单光是摆着看看也是美妙极了。

小机器人怎么会不讨人喜欢呢?

 

我说不出来,但他有些古怪。他的第一任主人说。

 

他连收拾桌子都不会!他太没用了。他的第二任主人说。

 

他不喜欢和我说话,我有点害怕,他是不是坏了?他的第三任主人说。

 

总之,他一点也不甜。他们纷纷这么说。撑着腰,理直气壮地说。

 

爱德华多可不相信他们,他检查过好几遍了,没有一个零件有问题。

他决心自己开启这个小机器人试一试。

 

 

3.

好吧,他确实不太爱说话。但他绝没有坏掉,爱德华多看的清清楚楚,他听到指令会思考,会听你说话,虽然做家务有些笨拙,但他看起来很努力,说不定只是因为不是家务型机器人。

唯一有些不正常的是,他偶尔会拿陶瓷做的指尖触碰嘴唇,微笑的时候耳朵会轻轻地动一下,寻常的小机器人是不会有这些小动作的。

可是!这难道不可爱吗?这难道不是说明他的小机器人比其他的更加聪明吗?
上帝啊,赐那些愚笨的人们一刻的明目吧,教他们明白他的小机器人是多么聪明又可爱,他蓝宝石色的眼珠子里满满当当地写了狡黠、单纯和坚贞。

爱德华多几乎是一眼就爱上了小机器人马克。

 

tbc.

 

 


重发。
之前的仿佛是被lo吃掉了,又萌又新还咸鱼的我懵了大半个晚上之后,上午问了认识的太太才知道可能是没过审😂😂。
换了图片不知道行不行。

【友卯】深水

        文笔渣。ooc预警。be预警。
        有私设。小神婆没有给小河神加免疫病毒的buff。
        新手写文,这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看完大结局的怨念之作。
        感情不明显,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丁卯这个人骄。

        郭得友一把拽断了炸弹的引爆线,顺势一滚,躺在水底突然想起了丁卯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容易放弃的人,人中龙凤也不是憋气功夫不到家,他只是不能变成怪物,像肖三,像孙老七。郭得友抬起手,看着上面粗黑凸起的血管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 大约人要死了都喜欢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 留下来的人里,他最最不放心丁卯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起初是不太喜欢丁卯的,留洋回来的大少爷,人傻钱多,好骗,天真,一腔任性的正直。一身洋本事,固执己见要指认他是杀父仇人,小河神宰相肚里能撑船才不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 浑身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 唯独那天晚上月朗星稀,他同哥几个捞完百具浮尸,饮酒作乐,围围坐侃大山,从玄武说到王八。那小子孤零零地走过来说了句“死那么多人还那么开心啊”,听了回话,又沉郁地垂下不怎么精神的一双眼睛,无话可说地丢下两个字“也对”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丁卯寂寂的背影,没心没肺,浪荡江湖的小河神这才鳄鱼挤眼泪似的挤出了点侠义心肠,也才知道这少爷的心也是肉做的,不懂事是不懂事了点,单纯是单纯过头了点,但还晓得除了肚子里装点墨水,心里也要有点悲天悯人的胸怀。

        漕运交到他手里多半难成大器,可凭着这一份责任和愚勇,丁卯也担得起丁会长这个名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医院大逃亡,两个人也算是性命之交。他自己往常是孤胆英雄,不比丁卯高明,还别说,并肩作战的感觉还不错。丁卯那一炸的本事也够让他小河神心悦诚服个几分钟,天知道几分钟后,瞧见连化清留给丁卯那三寸多长的伤口,他有多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 点烟入境,缝合伤口,成是成了,其实他根本没印象,精神高度紧张,好像只是一刹那,又好像永远被留在了那时的昏暗无助中。

        再之后,烟馆探险,大战活尸,魔术杀人,小关西暴动,种种数来,风雨同舟,同甘共苦真不少了。小少爷也老老实实长成了丁会长。

        可丁卯这个人,还是叫人放心不下啊,这么骄,这么能惹事,手底下还有一个还不清冤孽的漕运商会,再精明,再有本事,也怕他顶不住。以往有丁义秋,有胡总管一家子,有自己这个师哥,可往后,谁还能保着他,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肖兰兰。

        郭得友在这三千尺深的水底笑了笑,不知是笑这个宽慰人的答案,还是滑稽自己没头没脑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 恶水之源的水底真是深啊,深到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,寂静得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