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复跳楼

重发。
之前的仿佛是被lo吃掉了,又萌又新还咸鱼的我懵了大半个晚上之后,上午问了认识的太太才知道可能是没过审😂😂。
换了图片不知道行不行。

【友卯】深水

        文笔渣。ooc预警。be预警。
        有私设。小神婆没有给小河神加免疫病毒的buff。
        新手写文,这个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看完大结局的怨念之作。
        感情不明显,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丁卯这个人骄。

        郭得友一把拽断了炸弹的引爆线,顺势一滚,躺在水底突然想起了丁卯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容易放弃的人,人中龙凤也不是憋气功夫不到家,他只是不能变成怪物,像肖三,像孙老七。郭得友抬起手,看着上面粗黑凸起的血管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 大约人要死了都喜欢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    留下来的人里,他最最不放心丁卯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起初是不太喜欢丁卯的,留洋回来的大少爷,人傻钱多,好骗,天真,一腔任性的正直。一身洋本事,固执己见要指认他是杀父仇人,小河神宰相肚里能撑船才不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 浑身毛病。

        唯独那天晚上月朗星稀,他同哥几个捞完百具浮尸,饮酒作乐,围围坐侃大山,从玄武说到王八。那小子孤零零地走过来说了句“死那么多人还那么开心啊”,听了回话,又沉郁地垂下不怎么精神的一双眼睛,无话可说地丢下两个字“也对”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丁卯寂寂的背影,没心没肺,浪荡江湖的小河神这才鳄鱼挤眼泪似的挤出了点侠义心肠,也才知道这少爷的心也是肉做的,不懂事是不懂事了点,单纯是单纯过头了点,但还晓得除了肚子里装点墨水,心里也要有点悲天悯人的胸怀。

        漕运交到他手里多半难成大器,可凭着这一份责任和愚勇,丁卯也担得起丁会长这个名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 医院大逃亡,两个人也算是性命之交。他自己往常是孤胆英雄,不比丁卯高明,还别说,并肩作战的感觉还不错。丁卯那一炸的本事也够让他小河神心悦诚服个几分钟,天知道几分钟后,瞧见连化清留给丁卯那三寸多长的伤口,他有多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    点烟入境,缝合伤口,成是成了,其实他根本没印象,精神高度紧张,好像只是一刹那,又好像永远被留在了那时的昏暗无助中。

        再之后,烟馆探险,大战活尸,魔术杀人,小关西暴动,种种数来,风雨同舟,同甘共苦真不少了。小少爷也老老实实长成了丁会长。

        可丁卯这个人,还是叫人放心不下啊,这么骄,这么能惹事,手底下还有一个还不清冤孽的漕运商会,再精明,再有本事,也怕他顶不住。以往有丁义秋,有胡总管一家子,有自己这个师哥,可往后,谁还能保着他,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肖兰兰。

        郭得友在这三千尺深的水底笑了笑,不知是笑这个宽慰人的答案,还是滑稽自己没头没脑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 恶水之源的水底真是深啊,深到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,寂静得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